经典案例 您所在的位置>>经典案例

唐某某制造、贩卖冰毒一案

【返回上一页】 发布时间: 2018年07月04日

 

唐某某制造、贩卖冰毒一案

辩护词

(2018)川XX刑初X号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市惠诚(成都)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唐某某母亲周某的委托,并经其本人同意,指派罗勇律师为其制造、贩卖毒品一案的一审辩护人。由于本案涉及指控唐某某有四起犯罪事实,分别为:邛崃天台山镇制造含有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成分的褐色液体22.7926千克案,贩卖甲基苯丙胺480克案,雅安南效乡制造甲基苯丙胺不低于98.61克、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的褐色液体不低于314.85克案,遂宁东禅镇制造甲基苯丙胺40余千克、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的褐色液体4177.89克、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的褐色膏状物3425克的案。除唐某某承认参与天台山镇制毒案外,对其余三起指控,唐某某均认为自己根本没有参与,作的无罪辩解。为此,本辩护人将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和国家刑事政策、法律、司法解释及相关规定,分别发表辩护意见,最后对量刑发表综合意见。

    一、关于起诉唐某某天台山制造冰毒案

   (一)、关于本案能够确认的事实问题

    1、唐某某对本起指控,唐某某没有异议,承认参与了的事实,并如实交代了整个犯罪过程,具有坦白情节,依法应当从轻处罚。

    2、关于唐某某在本案共同犯罪中的作用问题,他起的作为不是最大,从促成本次制造冰毒能够开启来看,各被告人的作用相当。

  (1)、从购买制造冰毒的原材料及工具中,可以看出唐某某是没有制造冰毒的经济实力,生活窘迫。购买麻黄素都是向余某某“赊欠”的,总价20余万元,只给了1万元钱;购买辅料的2万元是朱某某找李某某从支付宝上贷款借给唐某某的,制毒工具1.4万元也是朱某某帮买帮垫付的;租用别克商务车的5千元也是阳某某垫付的。如果没有这几人的帮助,这次天台山制毒是万万不能成行的。从经济数据上来统计,麻黄素37公斤价值约20万余元,余某某贡献最大,其次是朱某某的3.4万元,然后是唐某某租用迈腾车的1.4万元和购买麻黄素的1万元合计2.4万元,最后是阳某某的5千元。甚至唐某某租住的成都XX芸庭小区房屋,也是前女朋友张某租的,并提前交了租金。虽然本案看似唐某某在谋划牵头,实际促成本次制造毒品能够启动的作用并不是最大的。

另外,在余某某知晓赊欠给唐某某的麻黄素是用于制造冰毒的情况下,本案没有把余某某作为同案犯追究,程序上严重不当,既没有列名另案处理,也没有列名在逃,更没有其供述,由此达不到查明各被告人在本案当中的作用、地位问题。在此情形下有关唐某某在本起案件中的地位、作用,法庭应当依法作出有利于唐某某的谨慎认定。

  (2)、唐某某也没有掌握制造冰毒技术的能力。

    在购买辅料时,唐某某也不知道价格行情,他预估要4、5万元,但朱某某认为要不了那么多,在网上询价后确实只需要2万零余元,足以证明他对市场行情一点不懂,不是制造冰毒的所谓惯犯。在制造毒品的过程中,虽然全程是唐某某在主导,但其实他并未完全掌握制造冰毒的技术,其主观愿望可能与客观结果存在差距。据他交代,之前因为制造冰毒也是到了这一环节,鉴定出结果是未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后被成都市成华区人民法院判决认定为未遂。本次想制造冰毒,除了自己要吸食,也是生活所迫。

    3、本案结果未给社会造成危害性,后果不属于特别严重。

    本次制造出的液体还属于所谓的“半成品”,后续还要经过调酸、蒸馏、熬制、晾晒等几道工序,是不能直接流入社会,不能直接在市场流通和贩卖,不能直接吸食。且在公安机关事前采用了技术侦察手段掌控的前提下,即使制造出冰毒晶体,也不可能流入社会。所以本案根本不可能给社会造成危害性,给公民的人身造成危险性。

  (二)、关于本案程序存在严重违法的问题,在排除司法鉴定意见后,本案依法当认定为制造毒品未遂。

    本案在侦察、搜查、提取、扣押、称量、取样、送检等程序上严重违法,鉴定程序严重违法,相关证据依法应当排除,不能作为判决依据。

    1、毋容置疑,本案的立案侦察采取了技术侦察措施,但未向法庭出示相关批准文书和证据,不能排除侦察程序和搜集证据的程序违法。

    2、搜查川A黑色迈腾车和川A别克商务车未出示搜查证,搜查程序严重违法。

    3、提取、扣押、称量、取样、送检未在现场进行,未及时进行,更未在现场封装,不属于情况紧急、环境复杂,带至办公场所也未经办案部门负责人的批准;取量335.1克、144.9克不符合液体取量约20毫升的规定;称量衡器在笔录中也没有型号规格的描述,与所附着的衡器检定文书不能视为同一,不能证明衡器合格,所称的量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相关提取、扣押、封装、称量、取样笔录材料中未写明见证人的姓名、身份证件种类及号码和联系方式,并未附其常住人口信息登记表等材料,不能证明见证人的资格身份,缺乏客观公正性;取样检材不能作为送检鉴定的依据。

    【本节引用的部分法律依据】:1《法庭调查规程(试行)》第三十五条,采用技术侦查措施的证据,应当当庭出示。第四十七条 收集证据的程序、方式不符合法律规定,严重影响证据真实性的,人民法院应当建议人民检察院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不能补正或者作出合同解释的,有关证据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2《办理毒品犯罪案件毒品提取、扣押、称量、取样和送检程序若干问题的规定》【公禁毒(2016)511号、7.1施行】第三条 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办理毒品案件,应当审查公安机关对毒品的提取、扣押、取样、送检程序以及相关证据的合法法。毒品的提取、扣押、称量、取样、送检程序存在瑕疵,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应当要求公安机关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经公安机关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的,可以采用相关证据;不能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的,对相关证据应当依法予以排除,不得作为批准逮捕、提起公诉或者判决的依据。第九条封装应当在现场并有见证人,使用封装袋封装毒品并加密封口,或者使用封条贴封包装,作好标记和编号,由侦察员、犯罪嫌疑人和见证人在封口处、贴封处或者指定位置签名并签署封装日期。第十二条称量一般应当在查获毒品的现场完成,不具备现场称量条件的,应当按照第九条的规定对毒品及包装物封装后,带至办案场所或其他适当场所称量,对已经封装的毒品称量前,应当在有犯罪嫌疑人在场并有见证人的情况下拆封,并记录在称量笔录中。第十九条现场称量后将毒品带回公安机关办案场所或者送至鉴定机构取样的,应当按照本规定第九条的规定对毒品及包装物进行封装。第二十二条 对已经封装的毒品取样前,应当在有犯罪嫌疑人在场并有见证人的情况下拆封,并记录在取样笔录中。第二十四条对单个包装的毒品,应当按照下列方法选取或者随机抽取检材:(五)液态,将毒品混合均匀,并随机抽取约二十毫升作为检材。第二十七条 在查获毒品的现场或者公安机关办公场所取样的,应当使用封装袋封装检材并加密封口,作好标记和编号,由取样人、犯罪嫌疑人和见证人在封口处或者指定位置签名并签署封装日期。取样后剩余的毒品及包装物,应当按照本规定第九条的规定进行封装。第三十八条毒品的提取、扣押、封装、称量、取样活动有见证人的,笔录材料中应当写明见证人的姓名、身份证件种类及号码和联系方式,并附其常住人口信息登记表等材料。3《公安机关禁毒民警执勤行为规范》,第七条,五个当场:即1)当场拍照或摄像,2)当场讯问和指认,3)当场称量毒品,4)当场封存检材并送交鉴定,5)当场取得在场人的证言。4《公安机关缴获毒品管理规定》(2016)486号,7.1施行(统一保管,双人双锁,出入库双人验收,双人复核,交接检查封装等)。第十二条对办理毒品案件过程中发现的毒品,办案人员应当及时固定、提取,依法予以扣押、收缴。办案人员应当在缴获毒品的现场对毒品及其包装物进行封装,并及时完成称量、取样、送检等工作;确因客观原因无法在现场实施封装的,应当经办案部门负责人批准。第十三条办案人员依法扣押、收缴毒品后,应当在二十四小时以内将毒品移交本部门的毒品保管人员,并办理移交手续。5《计量法》及其细则。

    3、关于本案中的两份鉴定文书,一份是雅安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雅公物鉴【2017】4037号《理化检验报告》所作的定性分析;一份是华西《(药)毒物分析鉴定报告》毒明鉴2017-170号所作的定量分析。两份鉴定在程序上都严重违法。

【2017】4037号鉴定,无鉴定事项确认书;没有告知当事人有要求鉴定人回避的权利;检材颜色不一致(涉及本起案件的4、5号检材扣押时特征描述为为褐色,这里为棕色);提取检材量不符合规定要求(液体规定为20毫升);检材未签封;鉴定人资格证书未盖有每两年须年审一次的“年度审验合格章”,不能证明签定人主体资格合法。

    该《检验报告》于2017年5月10日向唐某某送达《鉴定意见通知书》(2017)126号时,唐有异议,拒绝签字,理由是侦察人员4月17日讯问他时,已告知他说这次你死定了,鉴定结果已出来。而这次的检验报告的委托时间是4月18日,受理时间是4月24日,报告日期是4月28日,唐某某当即怀疑作假。因此提出重新鉴定的申请,并有笔录为证,但未重新鉴定。不予重新鉴定也要经县级以上公安负责人批准作出决定,并在作出决定后三日内书面通知申请人,但并未依法告知当事人,剥夺和侵犯了唐某某正当合法的诉讼权利。因此,检材中检出含有甲基苯丙胺的意见,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结合唐某某交代的前次制毒未遂的情况,不能排除此次存在同样情况下的未遂的合理怀疑。

    唐某某更大的怀疑还在于,在2017年4月14日在指认天台山制毒现场时,身边侦察人员李某,曾转告前往成都搜查唐某某租住的XX芸庭小区一行警察,在朱某某的指认下,查获了相关“涉毒物品”这一特情。该事实在法庭上得到了朱某某的当庭确认。然而,侦察机关2017年11月10日的《情况说明》却反映,因为联系不上XX芸庭1栋1307号登记业主李某某,也联系不上唐某某之前租房的女朋友张某,因此未进门搜查。这与客观事实不符,与情理法理不符。这更增强了唐某某怀疑的合理性,不排除相关办案人员为了一己私利,掉包、构陷的可能。请法庭责令公安机关作出合理解释。因此,在该鉴定意见存疑的情况下,法庭应当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认定。

    华西毒鉴第2017-170号,双方于2017年6月8日签订的《鉴定委托书》已标明:送检样品未签封;颜色不同一(现为棕色扣押时为褐色);前次作定性分析鉴定后数量未变化,不符合常理;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不属于公安机关的鉴定机构,根据86号令第十七条的规定,委托公安机关以外的其他鉴定机构进行鉴定的,由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办案部门负责人批准,未有批准文件;鉴定人资格证书未盖有“年度审验合格章”。鉴定意见中甲基苯丙胺的百分含量分别为69.9%和59.8%,含量差别大亦不符合常理,因为是同宗液体分装的两桶。因此,鉴定检材存疑,鉴定程序严重违法。

在送检检材不能保证是从案发现场缴获物品中提取、并存在合理怀疑,鉴定程序严重违法的前提下,鉴定意见依法不能作为定罪量刑依据。

    【本节引用的部分鉴定法律依据】:1公禁毒(2016)511号;2《公安机关鉴定规则》(公通字【2017】6号,2.16发布施行,原为公安部第86号令2008.6.1施行);3《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4《司法鉴定机关登记管理办法》;5《公安机关鉴定人登记管理办法》;6《司法鉴定程序通则》司法部令第132号2016.5.1实施(第七条规定回避)。

    公禁毒(2016)511号第七条第二款,在毒品的称量、取样送检,毒品的编号、名称以及对毒品外观特征的描述应当与笔录和扣押清单保持一致,不一致的,应当作出书面说明。公通字【2017】6号,第二十七条第(七)项,鉴定机构受理人与委托鉴定单位送检人共同填写鉴定事项确认书,一式两份,鉴定机构和委托鉴定单位各持一份;第十条,当事人有要求鉴定人回避的权利;第四十二、四十三条第二款,分别规定,不同意补充鉴定或重新鉴定的,经县级以上公安负责人批准作出不予补充鉴定或重新鉴定的决定,并在作出决定后三日内书面通知申请人。《公安机关鉴定人登记管理办法》第12条,登记管理部门每两年对鉴定人资格审验一次,第13条第二款 年度审验合格的,在《鉴定人资格证书》上加盖“年度审验合格章”,第8条第三款《鉴定人资格证书》有效期限为5年,自颁发之日起计算。 原86号令第十七条,委托公安机关以外的其他鉴定机构进行鉴定的,由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办案部门负责人批准。

    二、关于起诉唐某某贩卖甲基苯丙胺480克案

   (一)关于事实部分的辩护意见

    本次指控的案发时间为2017年4月3日,朱某某被抓获的时间为4月12日,相距只有九天时间,但朱某某的供述却反复出现矛盾,不论案发时间,出发时间、到成都的时间、返回家的时间,交易时的在场人员等,都是十分矛盾的。在2017年4月18日、4月24日、5月3日等几次供述都坚称阳某某当时在交易的房间现场,看到唐某某称量毒品,看到他给钱给唐某某,但公诉人没有收集到阳某某的指证,庭审中阳某某也没有指认。同时,朱某某还供述,是在购买毒品时,唐某某要求他找个地方“制东西”,他即现场给王某某打电话,要求帮忙找个地点制假药,但通过查询此时段(车辆4.3.18:24入场至18:51离场)朱某某的通话清单,只有朱某某尾号9565于18:29:28(通话35秒)一次主叫郑某某尾号0333手机,一次于18:31:54(通话34秒)主叫李某某尾号2112手机,于18:35:29(通话12秒)由李某某同样号码被叫一次,共三次通话,中间再无别的通话。另外还说去到成都后吃的中午饭,这也与侦察机关收集的证据矛盾。这足以说明朱某某说是在唐某某那里购买冰毒是在撒谎,不能令人确信。另外,庭审中郑某某交代并不知道朱荟荟桥去成都找谁购买冰毒,笔录中也交代并不认识“洪哥”,也不知道“洪哥”叫什么名字,也没有见过“洪哥”。因此,没有确定充分的证据证明朱某某购买的冰毒是从唐某某购得。

  (二)关于程序部分的意见

    郑某某在笔录和庭审中都交代,去的时候朱某某开了导航,但侦察机关并未调取朱某某手机导航目的地为“XX芸庭”的证据,让人生疑;未搜查唐某某的住处,不入室勘验现场即不符合情理也不符合法律规定,没有现场勘验来佐证唐贩卖毒品的来源;没有郑某某对XX芸庭小区的指证,缺少佐证;没有搜集边某某寄交物流的凭证单据,证据间不能形成完整锁链。

    综上,虽然有证据证明朱某某去过唐某某租的XX芸庭小区,但没有客观充分的证据证明所购买的冰毒就是从唐某某处购得。现有证据只能证明朱某某、郑某某为赵某某、边某某购买过毒品,朱、郑从中获取了利益,并运输,但指控唐某某贩卖毒品的证据不充分,不确实,不能排除从他人处购买的可能。

    根据《法庭调查规程(试行)》第四十四条:“被告人当庭不认罪或者辩护人作无罪辩护的,法庭对定罪事实进行调查后,可以对与量刑有关的事实、证据进行调查。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可以当庭发表质证意见,出示证明被告人罪轻或者无罪的证据。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参加量刑事实、证据的调查,不影响无罪辩解或者无罪辩护”的规定(下两起案件同),辩护人对此案的量刑意见为:即使本案指控唐建宏贩卖毒品罪的罪名成立,但从量刑上看,促成本次交易的是朱和郑,是他们要买,不是唐要卖,其作用大于唐。

    三、关于起诉唐某某周公山制造冰毒案

  (一)关于事实部分的辩护意见

    1、朱某某家中查获的冰毒及冰油,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是周公山案制造出来的。

    朱某某供述在其家中缴获的冰毒和冰油是周公山制造产生的,是苏某某给他的部分,朱某某作为吸、贩毒人员,起诉书中周公山制造冰毒的时间是2016年9月24日,距查获时间2017年4月12日,存放达6个月18天,不符合常理;又说是是苏某某质押在这里的,要拿3万元来取,但自己又可以吸食,是吸食后剩下的,又向唐某某说自己熬制过,只是熬制不出、结不了晶相矛盾;朱某某又供述在2017年正月(即2月5日)过后和我哥李某某在名山万古乡水沟边制造有冰油,有一公斤多,到我家11楼试着结晶,制了一天一夜没有结晶就放弃了,倒到了厕所冲走了,时间接近案发时间,不排除是这次制毒所遗留的可能;4月17日又供述这些东西是洪哥的,不知道洪哥拿来做什么,他没给我说。且李某某当庭揭露,侦察人员在讯问他时,曾胁迫他指认这部分冰毒是苏某某在周公山案制造出来的。法庭审理的目的就是揭露黑暗,还原真相,排除合理怀疑。据此,我们有理由怀疑侦察人员涉嫌诱供栽赃的可能,如作为周公山制造毒品数量的证据,有失公允,此部分查获的冰毒和疑似冰毒液体,现有证据依法只能作为认定朱某某非法持有毒品的物证。

    2、指证唐某某参与技术指导的证据不充分。

指证唐某某参与此案的只有朱某某、余某,已到案的苏某某、李某某没有指证。不能据此就达到了证据客观充分的证明标准。唐某某仅作技术指导,又没有报酬,参与的动机不能成立。

  (二)关于程序部分的辩护意见

    搜查朱某某家里出示的搜查证是雅安市公安局雨城区分局签发的,但搜查人员却是名山分局的工作人员,搜查程序违法,搜查结果无效。扣押涉案物品时,没有扣押笔录,严重违法。没有调取去周公山路段相应的天网监控,与常理不符。对涉案毒品作定量分析时,存在重复取样的问题,取样时间为2017年6月14日(第一次取样时间为2017年4月13日),且是在雅安市看守所进行,取样前后也没有封装,严重违反及时取取样、现场取样的法定要求。这次称量的结果不是称出来的,是计算出来的,明显是在瞒天过海,在前次取样6克后,这次的计算出数量也没有变化,不符合常理。其他存在的瑕疵问题与前述相同,这里不再重复。

    另外,本案中朱某某、余某同样指证有余某某或“唐某某的小弟”参与了此案,但未有“在逃”或另案的处理,让人遐想。

关于四川省公安厅《检验报告》编号201730546号,同样存在颜色不同,重量不变,未签定鉴定事项确认书,检材未签封,未附加盖鉴定人“年度审验合格章”等问题。因此,鉴定结论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综上,朱某某家中查获的冰毒和疑似冰毒液体,在排除程序的不合法性后,也只能作为认定朱某某非法持有毒品的物证。指控唐某某构成此次制造毒品罪不能成立。即使成立,唐某某仅是被雇佣作技术指导,没有报酬也未获得过报酬,仅制作成了冰油,是“半成品”,对社会不能产生直接的危害性,结晶过程未参与,对此次制造的毒品数量不承担责任。由于本案是苏某某、朱某某、李某某每人出资1.5万元合伙生产冰毒,唐某某仅被聘为技术指导,显然其地位和作用必然小于苏某某、朱某某、李某某。

    四、关于起诉唐某某遂宁东禅镇制造毒品案

    周某某在2017年12月11日讯问中供述,警察抓我的当天拿照片给我看才知道“唐宏”就是唐某某,与伍某某同一天的的讯问矛盾,伍某某供述,只见过唐某某一次,周某某告知我“宏娃”叫唐某某;伍某某第一次没有辨认出唐某某,第二次又辨认出唐某某,均产生矛盾;未有龚某某的指认。不能因为唐某某去过就据此认为他参与了制造毒品,证据显然没有达到客观充分的证明标准。另外,在毒品的扣押、称量、取样的过程中,同样没有签封,所送检的检材不能保证同一性,见证人和鉴定人的资格同样存疑,鉴定结果当然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此案对唐某某的指控,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有证据证明其是帮龚某某开车去东禅,其后又把龚送回成都,龚去的目的是找周某某收水钱。唐某某没有参与制造冰油的过程,更没有参与结晶,也没有参与贩卖,也没有中获得利益。即使构成本罪,对毒品的量(包括周某某住处查获的毒品数量)不承担责任,作用地位显著小于所有同案被告人。

    尊敬的合议庭,综合上述意见,除了被告人唐某某一直供述没有参与的三起指控案件外,仅其认可的邛崃天台山制造冰毒案所犯罪行,勿容讳言都是特别严重的,如果不存在程序上的严重违法问题,都足判处其极刑。我作为唐某某的辩护人,深知自己肩上的职责重大,请允许我在此冒昧的为唐某某作死刑辩护,即唐某某罪不至于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理由如下:

    从经济上来看,唐某某生活窘迫,无房无车无存款,XX芸庭的出租房也是前女朋友张某租的。在购买天台山制毒原料时,也不知道辅料的价格,足以真实的反映出他不懂行。虽然之前有过与毒品有关的犯罪前科,但其并没有从毒品犯罪中牟取到巨额的非法利益,足以从侧面证明他给社会造成的社会危害性不是特别严重,不是所谓的职责惯犯或所谓的大毒枭。在天台山案中的地位作用并不是特别突出。加之所制作出的不是成品,也没有流入社会,也没有给社会造成危害性,也没有给他人的人身造成实际的危险性。加上侦察机关在搜集相关证据材料过程中,无视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严重违反刑事法律规定的程序,包括称量结果、送检检材不能保证客观、真实、合法,存在重大瑕疵,不能排除合理怀疑,鉴定程序同样存在严重违法,鉴定意见依法不能作为定罪量刑根据,结论只能认定为未遂。因此,从严格适用证据上说,证据没有达确实充分的法定标准,没能达到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法定要求。

    另外,应考虑唐某某从抓获到庭审的交代一直保持稳定、一致,认罪,悔罪,在被抓时也没有抗拒的诚实态度;其父亲因其犯案气极而亡,家中现有一位残障无依的母亲,和一个懵懂无知的非婚生女的无情现实。为让其母亲在最后一次努力后对其父亲在天之灵有一个告慰,为让其母亲存有继续活下去的精神依托,为让其女儿保有长大后能够多见父亲一面的些许期冀,为此请求法庭高抬贵手、额外开恩,坚决贯彻国家少杀、慎杀的刑事政策,不判处被告人唐某某死刑立即执行为妥。

    谢谢合议庭!                                


辩护人:罗 勇律师

                                 

  二〇一八年六月

关注官方微信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蜀西路46号盛大国际4栋15楼

电话:028-87557886 87557816

北京市惠诚(成都)律师事务所

官方网址:http://www.hccd0209.com http://www.hccdlaw.com

COPYRIGHT © 北京市惠诚(成都)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 RESRVED 蜀ICP备09017608号